首頁 > 人物 > 正文

經濟學家周德文近年對中國經濟形勢的三次重大預測

http://www.jefhmi.tw 發布時間: 2019-04-15 16:48:51 來源: 上海中和正道視角    點擊:

屢屢引發爭議的經濟學家

改革開放40年以來,中國經濟經歷了持續高速發展,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這一路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中,卻也并非一帆風順,其間也出現過不少反復與波動。

每當中國經濟出現大的波動或反復之后,都會引發更為深刻的社會經濟變革,進而推動經濟向更高層次發展,促進中國社會更為富強文明。

然而,每次中國經濟出現較大問題時,卻大多未能提前進行有效預測,而當危機來臨之時,各種問題已經非常嚴重,每次都要進行刮骨療毒式的措施,經歷較長周期的波折之后,經濟才能再次回歸到發展的正軌。

每一次經濟的輪回往復,雖說符合螺旋式發展的規律,但國家及社會卻要承擔非常高昂的成本,這種成本往往是對整個產業的全面挫傷,往往需要幾代人的努力來彌補。

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波動往復不可避免,但如果能在關鍵的經濟拐點出現之前進行準確預測,并提前采取系統化的應對措施,并適時提出針對性的經濟變革方案,使國家和社會所付出的成本趨于最小化,節約的成本將轉化為巨大的社會財富,中國夢的實現必將大大提前。

在我們身邊,就有這么一位學者,2008年初,他準確預測到了較大的經濟危機即將到來,中國經濟將面臨重大轉折點,卻不為一些地方政府所理解。2011年,他頂住了壓力和質疑,預測了民間借貸危機,被有關領導稱之為“烏鴉嘴”。2018年初,在業界普遍對經濟形勢比較樂觀的背景下,他再次語出驚人,指出中國經濟仍然處于下行趨勢之中,債務危機會集中爆發,在經濟學界引起了廣泛爭議。他就是著名經濟學家,民進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中小企業協會副會長、上海中和正道集團主席周德文。

 

第一次重大預測:2008年中國經濟將出現大的危機

周德文長期跟蹤研究中國民營經濟的發展,早在2008年之前就已經認識到了中國長期發展外向型經濟所產生的經濟結構不平衡,特別是大量民營企業所從事的低技術含量、低附加值、勞動密集型的出口加工制造業,對來自歐美的訂單依存度非常高。而在2008年之前,隨著人口紅利的逐漸消失,以及原材料價格的迅猛上漲,中國低附加值出口加工制造業的競爭優勢已經開始逐步喪失。

以中國民營經濟的代表城市溫州為例,57%的民營企業都是外向型企業,長期嚴重依賴外貿訂單的不平衡經濟結構弊端已經逐漸顯現,很多出口導向型的民營的經營只能用苦苦支撐來形容。由于訂單轉移等因素,溫州部分中小民營企業甚至已經出現了破產倒閉現象。

2008年初,周德文意識到中國經濟結構失衡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必須采取應對措施進行結構調整。周德文預測2008年在美國金融危機的沖擊下,中國經濟將會出現較大的危機,民營經濟將出現大的下滑,并主動向政府建言,提醒政府盡快采取調控措施,以免危機爆發時措手不及。

然而,當時經濟界的主流觀點卻是形勢一片大好,對中國經濟未來發展趨勢非常樂觀,周德文的建議并未引起有關政府部門的重視,并對周德文的建議表示了不支持的態度。

2008年3月底,中央電視臺經濟半小時記者專程趕赴溫州采訪周德文,周德文對中國的外向型經濟模式,以及民營經濟在其中所處地位及作用,中小企業的生存狀況等進行了全面的分析,并判斷中國民營企業將出現較大的危機,預言中國經濟將出現重大轉折,整體經濟將會出現較大下滑,2008年中國將出現一定程度的經濟危機。

在專訪中,周德文以溫州的民營經濟為例,指出溫州大約有20%的中小企業處于停工、半停工狀態,一部分企業甚至面臨倒閉,外資制造業已經開始撤離中國大陸,轉移至其它地區。周德文表示,溫州民營經濟的狀況是整個中國民營經濟的一個縮影,溫州民營企業所面臨的問題,在全國各主要經濟區域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未來中國經濟所面臨的形勢非常嚴峻。

中央電視臺經濟半小時對周德文的專訪播出之后,在全球引起了巨大反響,當時幾乎所有全球知名的媒體,包括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德國公共廣播電臺等,都派了記者前往溫州,對周德文進行采訪。

一時間,周德文被推到了風口浪尖,成為有關話題的中心人物。然而,周德文的觀點卻并不被中國國內的主流學者和媒體所認可,甚至有媒體刊登文章對周德文的觀點進行了駁斥,彼時周德文所承受的壓力之大也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事實證明,周德文的預測非常準確,2008年3月到6月之間,中國民營企業遇到了巨大的經營困難,為了摸底中國民營經濟,中央連續派出11個調查組奔赴各地了解情況,各調查組均特地指名道姓安排周德文與調查組一道參與調研、座談。

此后,周德文參加了時任常務副總理李克強指定并委托召開的座談會,如實向李克強總理等中央、省市領導反映了當時的實際情況。李克強返京之后經中央研究迅速采取了針對性的宏觀調控措施,中國民營經濟所面臨的危機這才得到了初步控制。

 

第二次重大預測:2011年中國民間借貸危機將集中爆發

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機爆發后,中國經濟也受到了波及,外貿出口訂單銳減,國內剛開始也是一片驚慌失措。但中國政府為了應對經濟危機的沖擊,推出了擴大內需的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在四萬億經濟刺激政策的實施之下,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得到了迅速穩定。一時之間,全球各國因為金融危機的沖擊哀鴻遍野,而中國經濟則是這邊風景獨好,部分從經濟刺激計劃直接受益較大的企業甚至實現了比往年更好的業績增長。

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的實施,雖然幫助中國企業短期規避了經濟危機的沖擊,但同時把本來就已經逐漸凸現的結構不平衡矛盾掩蓋了起來,甚至加劇了部分行業領域本來就嚴重存在的結構不平衡。為此,中國繼續維持了一兩年的風光,但卻失去了順勢而為進行經濟結構調整的機會。

在國內產業界一片歡呼,慶幸在全球金融危機沖擊之下能夠幸免,并獲得不錯的經濟增長之時,有一個學者保持了清醒,他就是經濟學家周德文。

周德文清醒地認識到,金融危機過后,全球的的經濟會有一個逐漸復蘇的過程,但來自歐美等地區的外貿訂單不可能恢復到2008年之前的水平,經歷金融風暴之后,這些國家或地區的一部分需求因而經濟下滑而消失了,另有一大部分訂單則在2008年之前就已經開始轉向東南亞的越南、泰國、印度、巴基斯坦等欠發達國家。可以說,金融危機的沖擊加速了國際產業分工的重新布局,由于中國加工制造業成本優勢的喪失,有些市場,特別是低附加值、低技術含量、勞動密集型出口加工制造業的訂單,失去了就很難再回來。而這一趨勢帶來的后果就是在后金融危機時期,嚴重依賴外貿訂單的中國民營企業的生產經營將受到持續地影響,甚至產生更為嚴重的后果。

金融危機之后,中國經濟開始出現了比較嚴重的脫實向虛的趨勢,以溫州為例,由于從事制造業基本上無利可圖,很多企業家從企業抽出資金投資房地產,甚至是直接去放高利貸,或者炒股、炒房,安心進行生產經營的企業家越來越少,與此相伴的是溫州的民間借貸市場高度畸形發展,高利貸盛行。到了2011年前后,溫州約有90%的家庭,以及70%的企業卷入民間借貸和高利貸市場,整個溫州社會已經進入了比較瘋狂的狀態。

作為長期跟蹤研究中國民營經濟的學者,周德文意識到事態已經發展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如果不采取果斷措施進行調控,必將產生嚴重的后果。

2011年1月,周德文又作出驚人預測,指出中國經濟面臨的危機并未解除,形勢比之2008年更為嚴峻,經濟還會進一步下行,并斷言,2011年下半年,中國民間借貸危機將會集中爆發,并認為大量的中小房地產企業將出現資金鏈斷裂和甚至老板跑路情況。

之后,全國很多新聞媒體再次前往溫州采訪周德文,但這次媒體的論調卻一致認為周德文是在唱衰中國經濟,唱衰溫州經濟、甚至有人在報紙上發文說:“這烏鴉嘴又開口說話了”。

在地方政府層面,各級主政領導對周德文的看法開始有了分歧。當時的某些領導甚至直接否定了周德文觀點,強調沒有出現民營企業倒閉潮,民間借貸在政府的牢牢掌控之中,不會出現風險,并表示政府對房地產行業采取了嚴厲地調控,不會出問題,公開否定周德文的觀點。

而另外一些領導卻非常認同周德文的預測,并就此作了講話,表示溫州就是中國經濟的縮影,溫州出了問題則全國也好不了,溫州的今天就是其它地方的明天,要采取措施防止溫州的危機蔓延到其它地方。

在全國媒體及各級地方政府就周德文的預測而爭論不休之際,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已經開始重視周德文所指出的問題,派國務院一局低調前往溫州,進行了一次暗訪調查,并在第一時間找到周德文了解情況。

2011年10月4日,溫家寶親自前往溫州調研,與溫州當地的民營企業、中小企業家進行了座談,并點名要求周德文參加。

在座談會上,周德文向溫家寶介紹了溫州中小企業的真實現狀,并應邀在國家層面提出了直接為中小企業減稅、加快金融對內開放的步伐、加大投融資體制的改革、適度放松國家宏觀調控政策、建議國務院設立國家中小企業總局等五條建議。

溫家寶聽了周德文的發言,當場贊同道:“你系統地提出了解決中小企業困難的政策建議,你是溫州最有權威的發言人”。

周德文有關稅改及金融改革的建議,客觀上推動了中央有關公共政策的出臺,進一步促進了國家層面對中小民營企業扶持政策的出臺。

溫家寶總理考察結束后,政策反饋上也有了立竿見影的效果,一系列陽光政策出臺,如減半征收所得稅,建立中小企業再擔保基金,對暫時經營困難、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具有轉型升級條件的企業提供貸款優惠等。政策的及時雨,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困境,有利于遏制高利貸的猖獗與泛濫,對于保護中小企業生存與轉型發展意義重大。

 

第三次重大預測:2018年中國經濟仍在下行,企業債務危機爆發

2018年,黨的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不久,由中央推動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也已進入第三個年頭,全國范圍針對高能耗、產能過剩的落后行業實施以“三去一降一補“為特色的供給側改革,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效,以往虧損累累的鋼鐵、煤炭、水泥等行業的國有大中型企業,實現了全面扭虧為盈,并實現了往期少有的大幅度盈利。

在這個大的時代背景之下,全國上下,學術界、各級政府、實業界、金融界、第三方智庫,甚至大部分老百姓,對中國經濟未來趨勢的看法高度統一和樂觀,一致認為中國經濟將繼續保持穩定的增長勢頭,甚至有機構作出了中國GDP增速將達到7.5%的預測。

面對產學政各界的樂觀情緒,周德文仍然保持了冷靜,周德文認為,黨中央推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非常及時,淘汰中國存在的低技術含量、低附加值、勞動密集型、落后產業的過剩產能,對于優化中國產業結構,推動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具有重大意義。

然而,由于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中國采取的大規模經濟刺激措施,暫時掩蓋了中國產業結構失衡的矛盾,并在事實上加劇了產業結構失衡,延緩了我國實施產業轉型升級的進程,并使得局部經濟失衡問題更加嚴重。

而中央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淘汰低技術含量、低附加值的過剩和落后產能,實際上保的是相關行業領域的國有大中型支柱企業,淘汰的是數量眾多的中小民營企業,加之同步實施的金融去杠桿,表面上供給側改革成績斐然,但改革的另一面則是中小民營企業承受了改革所需付出的大部分代價。

分別經歷了2008年金融危機和2011年的民間借貸危機,中國民營經濟可謂是苦難深重,從事傳統的加工制造業基本上無利可圖,很多企業主在出現大面積虧損時還舉債經營繼續堅持,結果是企業債務雪球越滾越大。打算進行技術升級改造,卻被技改項目拖入了資金困境,技改項目實施過半即因為資金缺乏被迫中斷,結果使企業陷入了更大的危機。

基于對中國經濟內在因素的深刻洞察,2018年初,周德文在北京召開的中央統戰部、法學界和經濟學界的內部閉門會議上發文作出了如下重大預測:

中國經濟增速將緩慢下行,預計2018年GDP增速在6.5%-6.7%區間,未來3-5年,中國GDP增速降至5.5%-5.7%區間。

2018年中國部分地方政府、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將爆發比較嚴重的債務危機,債務危機又會再度引發局部的金融危機,金融機構(銀行)不良貸款又會上升,再度出現錢荒現象。

在中國政府強有力的支持下,實體經濟特別是實體企業會緩慢復蘇,但困難依舊,傳統中小實體企業至少約20%會倒閉或瀕臨倒閉,處于停產、半停產狀態。

中國60%左右的中小房地產商,將會陷入深度危機,城市爛尾樓會大面積出現。中國房地產市場兩極分化、區域發展不平衡會越來越嚴重。

2018年將是大危機大變革大機遇的資本大時代,企業家需認清趨勢、適應經濟新常態。許多企業成功與失敗,很大程度上都不是自己個人能力決定的,將會是大趨勢決定的。

周德文作出上述預測之后,經濟學界反應不一,很多知名學者對周德文的觀點持反對態度。

然而,周德文的預測再次不幸而言中,中國經濟的實際表現再次驗證了周德文的預測,2018年,中國經濟GDP增速從6.9%下降到6.6%,創28年來新低。2018中國企業債務危機非常嚴重,并從中小民營企業領域蔓延到了大中型國有企業及一部分上市公司,同時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

 

2008年,周德文對中國民營經濟研究的分水嶺

周德文作為中國最早從事民營經濟研究的學者之一,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大學畢業,分配到溫州工作,就前往中國民營企業的搖籃——溫州,對當地民營企業進行了持續多年的跟蹤研究,見證了大量的民營企業從誕生、成長、壯大到消失的過程,期間也幫助不少企業度過經營危機,再造企業的組織、業務和戰略,重新走上持續發展的正軌。

回顧周德文對中國經濟的研究成果或觀點,可以發現,2008年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在2008年之前,周德文可以說是溫州模式和中國民營經濟的吹鼓手,周德文早期的經濟文稿及專著中更多的是為中國民營企業如何做強做大提供建設性的建議,其對中國民營企業的激情與厚望浸透在字里行間。

然而,到了2008年,周德文的研究方向卻發生了巨大轉變,在周德文的公開演講及學術專著中都透露出其對中國民營經濟的深度擔憂,以至于他的觀點中似乎多出了不少“負能量”,甚至在特定時期被輿論稱之為“烏鴉嘴”,遭到媒體和經濟學界的學者們圍攻。

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里,這句話在周德文身上得到了驗證。2008年中國經濟出現重大危機,2011年中國民間借貸危機爆發,2018年中國企業債務危機爆發,三次危機爆發前夕,周德文均提前作出了精準預測,然而經濟學界、媒體和政府并不理解,甚至對周德文的觀點進行了大張旗鼓地駁斥。只有當危機真正來臨之后,大家才想起周德文曾經作出的預測。

三次危機,如果能充分引起管理層的重視,原本是可以預先防范的。雖說亡羊補牢猶未晚矣,但畢竟錯失時機的事后補救,所付出的成本往往是預先防范的數倍,不知道有多少企業因此而無奈退出經濟舞臺,畢竟,已經發生的,不可能重新來過。

 

創辦中和正道,助力民營企業再出發

自從2008年的經濟危機以來, 中國民營經濟經歷了多輪洗禮,大量民營企業深陷經營危機困局,很多企業家主動聯系周德文,希望能在周德文的幫助下擺脫債務危機,重新走上正軌。

與此同時,周德文幾乎每個月都會收到有關地方政府的邀請,邀請自己前往當地進行考察,希望周德文能在拯救當地的中小民營企業,盤活當地的存量企業,為當地產業轉型升級提供幫助。

2013年,也即中國民間借貸危機爆發的第三個年頭,應有關地方政府及部分企業家的要求,周德文整合了一批長期幫助民營企業進行戰略管理及企業重組的資深專家,正式創辦了上海中和正道集團,專注于為中國民營企業提供企業重組、投資管理及產業整合服務。

周德文在民營經濟研究和企業重組實務領域30多年的經驗積累,成為中和正道集團為中國民營企業提供企業重組和產業投資服務,幫助深陷債務危機的企業走出困境,重新煥發生機與活力,走上可持續發展正軌的重要基礎。

中和正道集團目前已經成為中國企業重組和產業投資領域的領軍機構,歷經9年的快速發展,已經形成了以企業重組為核心,投資管理和產業整合為兩翼的業務板塊。中和正道致力于幫助債務困境企業活下來,支持健康企業跑起來,助力優質規模企業飛起來的重要使命。

企業重組服務為企業提供債務整體解決方案,針對陷入困境企業的債務、資產、股權關系等展開企業改組、整頓與整合,幫助企業走出經營危機,解決“活下來”的問題,使得企業走出債務困境,恢復正常的生產經營。

投資管理服務針對流動資金短缺的健康企業,通過運營托管方式為企業注入流動資金,并對關鍵業務過程進行閉環管控,實現注入資金的安全,促進企業經營效益最大化,實現多方共贏,助力企業“跑起來”,進入發展的快車道。

產業整合服務重點幫助企業進行商業重構和資本運作,通過為企業實施產業頂層設計、供應鏈整合、銷售渠道整合、品牌再造等,引入產業并購基金,實施規劃輔導上市,使得企業借助資本市場,實現再次騰飛。

周德文和他所領導的中和正道秉持為企業和社會創造價值的理念,幫助了眾多陷入經營困境的民營企業,確保了有關企業的持續發展,間接解決了局部地區的就業和社會穩定難題,在業界享有盛譽,也贏得了各級政府部門的重視和支持。

中和正道成立以來,已經幫助近千家出現經營危機的民營企業實施了債務和業務重組,擺脫經營困境,重新煥發了企業活力,很多企業在中和正道專家團隊的幫助下,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發展成為所在領域的龍頭企業。

盡管這幾年中和正道集團一直在擴大規模,但畢竟一家公司能幫扶的企業還是非常有限的,現在中和正道只能從眾多出現危機的企業中挑選很少的一部分進行合作。

而從近年來周德文所接觸的地方政府領導的訴求來看,地方政府并不滿足于幫扶幾家典型企業,而是希望周德文能夠救活當地的整個產業,周德文深感責任重大,同時也是義不容辭。

從2013年開始,周德文開始把重點研究方向轉向了地方經濟政策及產業規劃領域,希望自己嘔心瀝血的研究成果能夠幫助到需要進行整體產業轉型升級,助力急需救活當地一大片企業的地方政府。

現在的周德文,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空中飛人”,周德文日常工作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有關地方政府領導的陪同下對當地的產業經濟進行調研考察,為當地政府提供深度建議或產業升級規劃解決方案。

 

網友熱評
鄭重聲明:發布本文之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著《網絡新聞網》網站贊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觀點。對文章中所引用的一些數據、圖片來源,我們不保證其是否有針對或攻擊性,如果您對本文內容有疑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明星
  近日,博鰲亞洲論壇2013年年會在瓊海博鰲開幕,第一夫人彭麗媛隨國家主席習...>>[詳細]
  最近因為與吳秀波合作的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得到不俗的票房湯唯再次受到...>>[詳細]
  1959年,穿著著整潔裙裝,佩戴優雅禮帽的撒切爾夫人。 來源:搜狐女人>>[詳細]
  湯唯in ports  這件墨玉桑蠶絲外套采用了復古風格的羊腿袖,多角度展現女...>>[詳細]
  柳巖  玫紅鉛筆裙  推薦搭配  柳巖現身影院觀影,一身玫紅裙配黑色Cha...>>[詳細]
熱點圖庫
山海關簡介
山海關簡介
秦皇島旅游
秦皇島旅游
我在文成等你,你不來,我不老
我在文成等你,你
巴黎明星扎堆吳莫愁皮裙V吳佩慈秀裸背
巴黎明星扎堆吳莫
徐濠縈造型再被批雷人清純珍珠成往事
徐濠縈造型再被批
西裝皮衣牛款中性外套引領帥氣風潮
西裝皮衣牛款中性
网球比分直播捷报网